爱游戏体育ayx

353.就是来克他的

三木游游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soulofwander.com,最快更新医妻三嫁最新章节!

    原瑛沉默。

    蔺屾心中一动,“如此,我是不是可以喜欢你?”

    未见其人,先闻其名,使得蔺屾对于原瑛心存幻想和期待,真正见到之后的感觉很奇特。好奇,想探究她的一切,看她伤痛会忧心紧张,觉得她好有意思。

    这绝不是因为原瑛是苏凉朋友的缘故。

    原瑛摇头,“我现在无心考虑这些。”

    蔺屾反倒安慰她,“没关系,我明白,等你弟弟平安之后再说。我们就先从朋友做起吧!”

    原瑛深深地看了蔺屾一眼,“好。”

    过了流仙江,两人再次骑马赶路。

    总是蔺屾强烈要求停下休息,原瑛才会停。而蔺屾只是担心她的身体会撑不住,毕竟伤还没好。

    ……

    京城。

    在苏凉的精心医治之下,南宫倩如今已经能下床走动,虽然看面色依旧很虚弱,但行动自如,这对她长久以来卧床不起的身体而言,可谓关键性的进展。

    裘琮很高兴。他的脚伤也在恢复之中,有些心急,主要是觉得亏欠苏凉太多,想早点治好,帮苏凉的忙。

    岑蔓的眼睛比预期恢复得缓慢,但也有了明显的变化,不止有了光感,且能朦朦胧胧视物了。虽然看不清楚,但可以辨别障碍,甚至这两日她可以根据模糊的轮廓来分辨府中的每个人,也能识别鲜艳的颜色,不再需要借助拐杖,能在家里活动了。

    “送给岑奶奶!”正儿捧着一大束色彩艳丽的花跑过来。

    岑蔓看到视线中出现一个小人儿奔跑的影子,面上便浮现出慈爱的笑来。明亮的黄,炽热的红,还有浓郁的青,在她眼中晕染出了一个鲜活灵动的美丽画面。

    岑蔓俯身,抱住正儿送的花。

    正儿手中还有一朵淡紫色的小花,他踮起脚尖,插在了岑蔓耳后,笑嘻嘻地说,“人比花娇。”

    岑蔓笑得脸上开了花,不远处经过的裘琮静静看着,面上也浮现出一抹笑意来。

    今日顾泠做了他和正儿都特别喜欢吃的炸鱼块,做好两人就在厨房吃。因为苏凉最近开始有了孕吐反应,别的饭菜还好,一闻到鱼虾类的荤腥便反胃。

    “宝宝不喜欢吃鱼,真可惜。”正儿吃得小嘴都是油,坐在椅子上晃着小腿,小脸遗憾地说。

    顾泠摇头,“不一定。”

    正儿便有些疑惑,“姑姑喜欢吃,姑姑和宝宝在一起不能吃,那不是宝宝不喜欢吃吗?”

    虽然顾泠觉得正儿小小年纪头脑很聪明,分析得也有道理,但他跟苏凉学了关于生育的科学知识,知道这是孕期激素分泌影响的,并不是尚未成形的小神就表现出了对食物的偏好。

    不过顾泠没有对正儿解释那么多,只说等宝宝生下来就知道了。

    顾泠对于苏凉孕吐这件事很紧张,总怕她吃不好,为了让苏凉有胃口,他开始自创一些新菜式。

    在厨艺一途也颇有天赋的顾泠跟黑暗料理向来不沾边,因为他很认真,且对食材本身很了解,不管做什么,上手之后都能做得很好。

    于是,苏凉便能吃到一些从未吃过的菜,没有难吃的,因为顾泠做好都先试过,确定好吃才会给她品尝。

    本来苏凉一直劝顾泠,孕吐没关系,正常反应,只要不饿着就行,但见顾泠对于照顾她那般热情体贴,想到他说的“这是他作为父亲,跟苏凉一起喂养孩子的方式”,苏凉便由他去了。

    不常进宫的苏凉再次见到端木忱的时候,被问起沐氏机关秘录的事。

    虽然司徒勰先前已确认老沐跟苏凉是一伙的,她手中一定有完整的机关秘录,但司徒勰一来认为苏凉应该已经把秘录交给乾国皇室了,二来,倘若苏凉没交,司徒勰并不希望她交出来被乾国皇室得到,因此那次写信向端木熠告密的时候,并未提过沐氏秘录的事。

    端木忱仍不知道沐氏传人就在苏凉家里,之前事情太多,也没在意秘录,这两日又想起来了。

    苏凉和顾泠认真研究过秘录中记载的每一幅图纸。平面图让苏凉很难想象出武器会是什么样的,顾泠认真给她讲解。

    从头看到尾,有了详细了解之后,两人得到的共同结论就是:这沐氏秘录远远没有传闻中所说的杀伤力那么大。

    沐氏祖上是机关术行家,这秘录也是几代之前传下来的,因为有遗训,使得后人并未再钻研此道进行创新改进。包括老沐,他喜欢机关术,但从未想过要利用机关术去做大型的武器。

    这导致这本颇有历史的机关秘录,重在机关,而不是武器。甚至有相当一部分由不同的机关精妙地组合在一起的东西,很有智慧,可以夸一句神奇,但没多大实用性。

    最实用的是一种大型的弩箭,但顾泠认为得进行改造,按照原图纸做出来的话,上箭太麻烦,且精准度不高。

    于是,当面对端木忱的询问,苏凉也没隐瞒,直说她手中的确有完整的沐氏秘录。

    端木忱当即变了脸色,“你们从哪里得到的?”苏凉有,不代表是她得到的,也有可能是顾泠。

    苏凉就说是无意中认识了沐氏真正的传人,送给她的。

    “你……”比起生气,端木忱此刻更多的是疑惑。如果不打算交出来,苏凉为何不干脆隐瞒到底?如果打算交出来,为何之前一直不提?

    苏凉解释,先前不提是因为她无法信任太上皇,后来是事情太多给忘了。

    端木忱有点无语,“那你今日承认,是打算交给朕了?”

    苏凉点头,“可以,不过皇上应该看不懂。”

    端木忱在想,他最近是不是太惯着苏凉了?好像是,宫里有什么新进的宝贝都惦记着送给他未出生的干儿子,有事找苏凉都是让长安跑腿,很少叫她进宫,连进贡的鲜果都第一时间让人分出一半送到苏府去……

    不过,苏凉并非恃宠而骄,只是在说实话,虽然不太好听。

    而后,苏凉跟端木忱详细解释了秘录的内容。

    端木忱听完,第一反应是,“你居然连机关术都如此了解?你还有什么不会的?”

    “我还真不会。”苏凉摇头,“是顾泠了解。我们之前在苏家村的时候,他曾拜村里一个老木匠为师,还是我本家的一个爷爷,学了些木匠手艺,有点基础。”

    端木忱嘴角微抽,一时很难分清是顾泠拜偏僻山村老木匠为师更离谱还是苏凉认为村里的老木匠教顾凉的手艺能作为机关术的基础更离谱……

    “当然了,我这么说,是因为我家相公很聪明,在这方面有天赋。那些图纸让我看,我也看不太懂。”苏凉神色认真。

    端木忱轻哼,“是是是,你家顾泠最聪明,天下第一大聪明。”

    苏凉表示,这一点儿都不夸张。不止聪明,还做什么都很认真用心,当然能做成。

    “那是如何?朕不要秘录了,让顾泠给做些能用得上的武器?”端木忱皱眉问。

    苏凉点头,“让他试试,他正在改造其中一种武器。如果成功了,再请皇上过目。”

    “若朕不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说?”端木忱轻哼。

    苏凉微笑,“等那件武器做好之后,给皇上一个惊喜。”

    端木忱语气凉凉,“朕谢谢你啊!”

    “皇上太客气了。”苏凉神色恭敬。

    “朕什么时候能吃到顾泠亲手做的菜?”端木忱突然转移话题。

    苏凉愣了一下,“他答应过要给皇上做菜吗?倒是没告诉过我。”

    端木忱轻哼,“少装傻。朕吃过你们家一个五百两的包子,可是念念不忘呢。”

    苏凉点头,“没问题,下次做包子,给皇上送一盘。”

    等苏凉走了,长安就见端木忱神色怪异,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不知道在想什么。

    长安问端木忱是否要去太后宫中,端木忱摇头,“还有折子没批完。”说着又问长安,“苏凉是不是懂什么蛊惑人心的招数?”

    长安很惊讶,“这……不会吧?”

    “曾经朕当太子的时候,想着不能把苏凉当朋友,只能当合作伙伴,等当上皇帝,一定要树立威信,让她恪守臣子本分,且觉得父皇对苏凉恩威并施是对的,怀疑她也是正常的。”端木忱蹙眉,“但朕真的做了皇帝之后,倒想跟她做朋友了,在她面前也威严不起来。她是不是对朕下药了?”

    长安听到最后,轻咳道,“顾夫人如果真有能征服人心的药,或许早就对太……”说着又自觉不敬,没敢说完。

    但端木忱已经知道长安的意思了。想想也是,苏凉要有那种逆天的本事,这世上就没有她的敌人了,随便下药,全都喜欢她。

    “确实不可能。”端木忱点头,“那就是朕的问题。”

    长安弱弱地说,“其实属下觉得,如今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换个角度,皇上也获取了顾夫人的信任。”

    “有道理。”端木忱眉目舒展,“说实话,朕感觉挺好的,很少有这样的人能让朕觉得既不是高高在上,也没有被压制,而是平等地在对话,不管说什么都不必三思。”

    端木忱从小到大练就了一身八面玲珑的本领,处处谨慎,一言一行都经过考量。甚至在他母亲萧太后面前,也向来循规蹈矩。

    但唯独面对苏凉,他很轻松,会展露出更多个人的情绪。

    ……

    苏凉并不知道端木忱想了那么多,她回家之后告诉顾泠,端木忱要吃他做的包子,顾泠说不行。

    “大神你是怕他得寸进尺?”苏凉笑问。顾泠做包子的手艺相当了得,不管怎么做都很好吃。苏凉觉得比她做的好。

    顾泠点头,“他一定会。”这次要吃包子,下次就点菜了。

    “下次拒绝就是了。这次我当时没办法答应了,总不能太不给他面子,再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苏凉晃了晃顾泠的手臂,“不用特意给他做,哪天做的时候送他几个就行了。”

    “好吧。”顾泠应了。至于武器的事,他本来就在做。

    苏凉算着时间,“忍冬应该到迦叶城了。司徒靖也差不多到曜城了。就看岳梅会不会来找我麻烦了。”

    ……

    凉国曜城。

    岳梅已离开数日,司徒勰深居简出。

    司徒靖这日抵达曜城,并未前去越王府找司徒勰,而是直接暗中潜入皇宫之中去见司徒瀚。以他的武功,这很容易。

    父子俩先前并未见过面,司徒瀚乍见司徒靖从天而降,先是戒备,待看清他的脸,便激动起来,“靖儿?你是靖儿!”

    司徒靖神色淡淡地点头,“是我。”

    “你的眼睛没事了?”司徒瀚走近,看着司徒靖的脸,很是高兴,“太好了,没事就好,回来就好。你去见过皇叔了吗?”

    司徒靖摇头,“没有。”

    司徒瀚闻言,露出满意之色。这是他的儿子,被司徒勰蓄意隐瞒藏匿那么多年,他可不希望司徒靖一心向着司徒勰,反而跟他不亲。

    司徒瀚拉着司徒靖坐下,问起事情的始末。

    司徒靖便说他的外公被苏凉拉拢过去了,他假意悔过,取得信任,苏凉为他医治,治好之后他便暗中离开,来了凉国。

    “你外公居然不听你的,反而向着苏凉?”司徒瀚冷哼,“那丫头果然最擅长蛊惑人心!”

    “父皇。”司徒靖开口叫了一声。

    司徒瀚神色欣慰,也暂时没去想司徒靖是苏凉派来的这种可能,提起司徒湘来。

    追忆了往事后,司徒瀚说要给司徒靖正式恢复身份,让他回归凉国皇室,司徒靖为的就是这个,自然不会拒绝。

    而后,司徒靖才出宫去见司徒勰。

    司徒勰见司徒靖回来,眼睛恢复,显得很高兴,心中却怀疑起来。

    等听完司徒靖的说辞,司徒勰叹气,“别怪祖父。其实你若是能再次取得苏凉信任,留在她身边,或许更好,对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更有利。”

    司徒靖面色平静,“我知道。我外公极力想修复我跟苏凉的关系,我也假意悔过,求她原谅,但她坚决不肯再给我机会。这也是我不得不离开的原因。”

    司徒勰深深叹气,“回来也好。你父皇知道肯定很高兴,他很担心你的安危。”

    “我方才已经见过父皇了。”司徒靖神色淡淡,“父皇说明日设宴款待群臣,让我正式露面。”

    司徒勰眸光微闪,“如此很好。你过去那么多年流落在外,受了不少委屈,以后祖父会好好补偿你的。”

    “我想要太子之位,希望祖父帮我。”司徒靖直截了当地说。

    “此事,我会与你父皇商议的。”司徒勰没有答应,也没拒绝。

    司徒靖出府的时候,迎面碰上了越王府的双胞胎兄弟司徒璋和司徒珉。司徒珉去年险些害死蔺屾,因此跟苏凉结了梁子,当时被杖责五十,打得皮开肉绽,如今早已恢复了。

    一见司徒靖,司徒珉眸光不善,“你就是那个坏了祖父大事,害得我大哥被抓的野种?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司徒璋皱眉,拉住司徒珉让他冷静一点,但也没使劲拉,还是让司徒珉冲到了司徒靖面前。

    司徒璋就在旁边看着。司徒璟会落入乾国手中,的确跟司徒靖脱不了干系。

    “司徒靖?一听就是祖父仿照我大哥的名字随口取的。”司徒珉冷哼,“你不是瞎了,怎么这么快就治好了,当初不会是装瞎的吧?苏凉那个贱人给你医治的?听说你们之前是很好的朋友?哪种朋友?你不会也是她的男人吧?回来干嘛?为了她当细作?继续坑害凉国,坑害司徒氏?”

    司徒靖眸光微寒,“让开。”

    司徒珉冷笑,“这是我家,你让我让开?你算什么东西?我大哥还在乾国受苦,我小妹要被逼去和亲,你倒是过得逍遥快活,凭什么?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立刻去乾国把我大哥平安救回来,我可以勉为其难认你这个表兄。第二,跪下给我磕个头,我可以看在祖父的面子上,暂时不跟你计较。否则,我见你一次,打……”

    司徒珉的手刚举起来,司徒璋就听到了清脆的骨头咔嚓声,继而响起司徒珉杀猪般的惨叫声。

    司徒靖拧断司徒珉的手臂后,扬手抽了他一巴掌,换另外一边接着抽。

    司徒璋神色一变,上前阻拦,被司徒靖一掌打飞!

    等司徒勰接到禀报匆忙赶来,他的两个孙子已经被打得爹娘都认不出。司徒靖下了狠手,对司徒璋也毫不客气,专挑痛处打。而他的武力值,足以轻松碾压这两位。

    “住手!”司徒勰怒了,“靖儿你这是做什么?”

    “他骂我是野种。”司徒靖神色淡淡地扔下正被他暴揍的司徒珉,拿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手上的血迹。他很清楚蔺屾去年在凉国断了手臂就是司徒珉害的,司徒珉骂苏凉,是因为当时苏凉为了蔺屾害他被打。

    司徒勰面色一沉,“珉儿,你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跟靖儿道歉!”

    但司徒珉的脸已经肿得说不出话来了。

    司徒勰叹气,“靖儿,他们也是因为璟儿被抓,太过担心,所以迁怒于你。都是兄弟,你下手也太狠了。”

    听到兄弟二字,司徒靖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蔺屾笑容灿烂的脸,他低头看着地上的司徒璋和司徒珉,冷声说,“皇叔公,他们对太子殿下也敢如此不敬,污言辱骂吗?”

    司徒勰拧眉,就见司徒靖转身,扔下一句,“我好心帮皇叔公调教孙子而已,不用谢。请让他们记住,我是二皇子,有种到父皇面前去说我是野种。”

    司徒勰看着司徒靖离开的背影,面色倏然阴沉下来,越发觉得,这个本来被他寄予厚望的孙子,早已失去控制,简直就是来克他的……

    ------题外话------

    求月票(*^▽^*)